当前位置:知识产权专题

欧洲议会通过新版权法!这些互联网巨头的世界要变天了?

日期:2019年03月28日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赵璐
分享到:

3月26日,欧洲议会在法国东部城市斯特拉斯堡举行全体会议。议会经过激烈争辩,最终以348票赞成、274票反对通过了新闻出版商和音乐界所支持的极具争议的“新版权法案”——《数字化单一市场版权指令》。

目前欧盟执行的版权法系制定于2001年,已不再适用于互联网时代。一面是对创意的保护,一面是数字技术带来的便利,二者相遇必然产生摩擦,完善立法的过程十分曲折。对于修改欧盟版权法的《数字化单一市场版权指令》草案早在2016年下半年就已发布,并在2018年7月遭到否决,9月初步投票通过。

那么这次通过的新法案有哪些重要条款?又会对运营商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1、缴纳“链接税”,安装“过滤器”?

此次会议通过的法案最具争议的内容主要为第11条和13条(后被修改为17条),这两条规定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触及Google、Facebook等平台公司利益的新规。

“链接税”

法案第11条规定,网络平台不得在没有得到出版商允许的情况下呈现其作品,即使只是很短的片段。并允许出版商在被显示新闻报道、文字等片段时向平台收取费用。这项费用被称为“链接税”。

如果新法案开始实施,聚合网站、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等平台的执行成本会大大提升。迫于成本压力,欧洲互联网平台的内容也会受到极大限制,这也正是此条法案自提出以来一直备受争议的原因。

“上传过滤器”

法案第13条规定,互联网平台有义务监管用户发布的所有内容,积极发现并删除用户上传的侵权内容,若未尽最大努力查删这些内容,平台方将对侵权行为负责。这条规定被称为“上传过滤器”。

此项规定将网络监管义务归于平台方,无疑使其陷入选择守法还是盈利的两难境地,而且一旦平台方在阻止用户上传侵权内容方面出现疏忽,负侵权主要责任的不是用户,而是平台。

2、新版权法触及多方利益

新版权法的立法过程十分曲折,同时也备受争议。保护版权方的权益虽是情理之中,但此法案引发的争议不小。

支持者主要来自版权方,即新闻媒体、出版社、唱片公司及其他自由创作者。去年9月,在新法案初步通过时,欧洲作家和作曲家协会欢呼“这是欧洲对少数互联网巨头的一场胜利”。新法案的出台使当今受互联网打压的传统媒体以及自由创作者的权益得到保障,收入也将更加合理。

反对声主要来自互联网平台公司(搜索引擎、社交媒体、视频网站等)和网络用户。

据悉,自草案在2016年被提出,包括Facebook、谷歌和微软在内的25个技术支持组织就给欧盟官员写信游说,要求他们不要通过允许出版商收取文章片段费的立法,也不要弱化Youtube等托管平台所享有的免被起诉的保护措施。只要新法案一日没有最终通过,行业巨头们游说的脚步就不会停止。

虽然在法律面前,互联网企业是被监管方,但作为搜索行业巨头,谷歌霸气依旧。此前,西班牙政府曾尝试对谷歌的链接收费,并在国内通过了一项要求聚合网站向新闻媒体支付链接费的法律,作为回应,谷歌一度关闭了西班牙用户的新闻服务。对于3月26日审批通过的法案,谷歌表示,新版本比原始法律有所改进,但这依然存在法律不确定性,并会损害创意行业。

作为网络用户,由于言论自由和浏览内容可能受到巨大限制,欧洲更是有超过500万人签署了请愿书,要求将第17条“过滤器”条款从法律中删除。

3、版权保护vs经济增长,哪个更重要?

新版权法的推出是为了平衡互联网与创意版权双方的利益。虽然初衷是为了公平,但对于版权方来说,版权法的意义则更大,对于创意的保护可能在更远的将来才会见到收益。

但就短期来看,对于用户来说,大量信息的删除会使网站的吸引力大大下降。而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失去的流量和黏性用户更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谷歌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称:“对版权所有者进行过滤,可能要删除数百万的视频片段。”虽然欧洲在互联网行业缺乏巨头,但互联网公司的盈利受损乃至退出欧洲市场也会对欧洲的经济造成不小损失。美国计算机与通信产业协会欧洲分支副主席James Waterworth说:“一些公司在考虑是否在欧洲提供服务时可能面临艰难的选择。”

虽然受到了保护,但是作为版权方,盈利真的会增加吗?西班牙期刊出版商协会在2017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西班牙保护版权的法律导致小型出版商损失了约13%的网络流量。作为出版商,虽然可以从网络平台得到“链接费”,但是依托于谷歌等网站浏览其信息的用户如果大量流失,出版商的损失或许会远远超过链接费带来的好处,可谓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据悉,新版权法案还需要得到代表各成员国利益的欧洲理事会批准。版权保护与经济增长,一个收益在长期,一个在短期,损失任何一个都是欧盟不能承受之重。如何营造一个共赢的局面,还有待于欧盟各国的探索。这在互联网时代,对于世界各国都是具有重要借鉴意义的。

见习记者 赵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