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产业资讯

我国ICT产业局部领跑,人才缺口超700万

日期:2019年06月11日  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到:

在全球进入数字时代的背景下,信息和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下称“ICT”)作为数字经济主导产业也成为各国竞争的制高点。

ICT是用于管理和处理信息所采用的各种技术总称,主要包括传感技术、计算机与智能技术、通信技术和控制技术等。随着5G牌照的正式发放,我国目前的ICT产业究竟处于何种地位?

目前,我国的5G处于并跑或局部领跑的态势,而其他ICT产业的构成部分,例如芯片、半导体及软件、操作系统等尚有较大发展空间,仍需加大投入来夯实产业基础。

“中空”区域在哪里

我国ICT产业起步虽然晚于欧美,但是几十年来取得了长足进步,这也体现在其主导的数字经济跨越式的发展。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了27.2万亿元,对GDP的贡献率高达32.9%。

同时,随着ICT不断发展,NB-IoT(窄带物联网)、AR/VR、AI等新词汇也不断涌现。不过,在这些新概念背后,也更应聚焦处于基础层的硬技术。

“我国ICT起步晚基础弱,不过追赶了几十年后,加上有着全球最庞大的用户市场以及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已经有了很大改观,现在最重要的是静下心来填补在追赶途中遗漏的‘中空’部分。”一位从事ICT领域研究近30年的专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持有上述观点的不止一人,工信部赛迪顾问信息通信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申冠生认为,目前世界上ICT的两大核心即为中美两国,中国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并不落后,反而在传统ICT行业存在较大的对外依赖。

就拿其中的通信产业来说,对外依存度同样不低,申冠生称,基站端的滤波器、功率放大器,光网络的激光器、高端海缆,消费端的中央处理器、存储器芯片等产品高度依赖进口。

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应正确看待ICT产业中“硬技术”和“软技术”的不同定位,其中的硬技术包括了半导体设计、制造等急需自主的产业。

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作为整个信息化硬件的基础,也是信息时代不可或缺的关键组成部分。中国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与集成电路消费市场,但是自给比例仅10%左右,每年的进口金额超过2000亿美元。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刘明院士分析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时称,我们既要看到自己的短处,也要看到过去几年的长足发展。我国在逐步建立完善的产业结构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在集成电路领域,每年都有贸易逆差,虽然有出口(件数是进口的一半),但是出口的价格便宜,也就意味着大部分产品还没有爬到高端市场,仍在低端徘徊。

在这种情况下,建立自有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市场研究公司iHS半导体行业首席分析师何晖认为,我国半导体行业的追赶一定需要时间,“因为这个行业并不是短期投入就能看到效果,例如韩国就用了20~30年发展半导体才有如今的位置,韩国最近发布的国家战略也依然涵盖了半导体产业”。

今年我国持续对集成电路企业发放了政策礼包,这对于企业的发展有实际减税作用。

何晖认为,企业的利好是一方面,在培养个人职业生涯的成就感方面,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她说,吸引人才不只是待遇问题,还需要国家对产业环境的重视。例如硅谷,其产业氛围和生态是被广泛认可的,也诞生了一批像英特尔这样的巨头。“虽然我国半导体设计能力上,确实涌现了像华为海思这样比肩国际一流设计水准的公司,但是在很多其他种类半导体的设计工艺和制造能力上,还需要长期投入。”

ICT人才缺口超700万

我国ICT产业取得的成绩,离不开大量的人才储备。我国拥有一批潜心做核心技术的理工科人才队伍,他们是过去几十年来的重要发展红利,也对全球产业作出了贡献。

作为知识型、密集型产业,如今ICT相关产业(软件业、通信业、电子信息业)正加速向生态化、智能化转型的同时,也面临着人才缺口问题。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ICT人才生态白皮书》显示,2017年ICT产业人才总体需求缺口在765万,且伴随着行业数字化转型进程的不断加速,在全国范围内,全行业的数字化推进需要更为广泛的数字化人才引入,ICT人才需求缺口依然在持续放大。

ICT产业的发展急需高层次、实用性、复合型、国际化且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与专业技术技能的人才,但这部分人才的获取难度和进入壁垒较高。

工信部统计数据显示,ICT相关产业的产值保持着接近年均20%以上的增速,然而基于教育部数据看,每年ICT相关专业毕业的学生人数增长不超过10%,这部分新兴供给还需要2~3年时间才能胜任岗位职责。尤其是欠发达地区,ICT人才短缺将会成为欠发达地区发展该产业的制约瓶颈。

从美国知名理工大学毕业的李昱已在国内通信龙头企业工作多年,而像他这样的EE(电子电气工程)专业学生,回国的第一选择都放在了一线城市。

据李昱观察,在核心研发部门,他的同事以海归硕士和本土985博士两类居多(为应届生情况,本土985硕士社招的也不少)。本土人才主要以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中科大为主,且基本都是博士毕业,而他985母校的本科班级中,至少有六成同学在一线城市就业,专业领域上有3成左右转去了互联网和金融企业。

相较就业面和待遇都不错的EE专业毕业生,集成电路面临的人才问题更为严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7-2018)》显示,到2020年前后,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需求规模约72万人,而我国现有人才存量40万人,人才缺口将达32万人。

何晖表示,如今的集成电路对口毕业生从事半导体行业的意愿很低,985/211高校毕业生中集成电路及相关学科留在本行业就业的比例是2%,非985/211是12%。除了薪资问题,对行业的熟悉程度也是一个问题。“对刚毕业的应届生,半导体设计公司一般给到每月万元以下的待遇,这就和互联网行业形成了对比,所以就有大量集成电路毕业生跳到了互联网行业。”

不过,互联网行业收入比半导体收入高是一个全球都存在的现象,何晖称,这是时代决定的,全球只有两个地方的半导体人才收入高于互联网行业,一个是韩国,一个是中国台湾。这两个地方如今的产业搭建也并非一蹴而就的。

解决人才缺口也需要社会引导。如今,赚快钱、追热点让不少尚未形成成熟择业观的在校生欠缺理性的认识,在悬殊较大的薪资待遇面前,一些刚毕业的学生确实难以拒绝高薪非对口专业企业开出的条件,“可以说这是一种舍近求远赚快钱的短视行为,因为做芯片工作可能存在投入长、前景不确定因素,叠加起来导致就业的学生越来越少,学校和社会也需要加强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