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识产权专题

借鉴制造强国经验我国亟需构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生态

日期:2018年06月29日  来源:中国工业报
分享到:

制造业全球版图重构中,制造强国纷纷强化知识产权严格保护,构建本国企业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生态,巩固和扩大本国制造业竞争优势,其协同推进力度空前,举措务实,值得借鉴。

制造强国 构建知识产权保护生态值得借鉴

强化制度创新,积极保护企业新型创新成果。保护企业新型创新成果是美国知识产权制度创新的重要动力。198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判例方式将转基因微生物纳入专利保护。转基因生物体、基因序列、商业方法可专利性随后渐被各制造强国认可。在制造强国主导的TRIPS协议中,推行知识产权高标准、强保护,大大扩展巴黎联盟、伯尔尼联盟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企业生物技术、数据库保护、网络版权、软件专利、商业方法专利等大量新型创新成果均被纳入知识产权保护范围。美欧等制造强国还通过联合标准许可、标准使用费、专利运营等制度创新,固化、强化其制造业知识产权优势。

强化知识产权执法,全方位保护本国企业全球利益。国内层面,适时修改完善专利、版权等知识产权实体法,延长保护期限,细化保护措施,强化执法组织建设,持续开展知识产权执法监测,适用比TRIPS更高的知识产权执法标准,不断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和违法成本,为其在全球范围推行比TRIPS更高的知识产权执法标准奠定基础。国际层面,以更高标准构建企业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生态。一方面运用WTO、WIPO以及其他双边多变贸易、投资或知识产权协定,在海关执法、技术援助、政府、企业合作等领域适用高于TRIPS知识产权执法的标准。另一方面在世界海关组织(WCO)、万国邮政联盟(UPU)、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多边机制同步强力推行更高知识产权执法标准。并将知识产权与贸易直接挂钩,强推“特别贸易条款”,频繁运用“贸易调查”施压他国接受其知识产权高标准保护。

广泛动员社会力量,精准贴身服务企业国际知识产权竞争。创新投入巨大,创新要素广泛深入渗透,众多产业组织利益对知识产权高度依赖。美欧等制造强国顺势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和行业组织精准贴身服务本国企业国际知识产权竞争。政府和民间双轮驱动,美欧等制造强国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生态形成了政府和社会力量合作共治的合力。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生态建设面临瓶颈

制度细化和措施完善亟待加强。我国正在建设制造强国,技术创新和产业创新持续推进,大量新型创新成果持续涌现,知识产权保护面临制度缺失和制度建设困境。一方面囿于法定知识产权保护客体限制,现有知识产权制度不能给予医药、计算机软件、3D打印等方面的微创新给予及时有效保护,企业大量涌现的微创新成果迫切需要知识产权制度与时俱进。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产业迭代周期已由PC时代的18个月缩减至6个月乃至更短,现有审查周期和标准难以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创新“迭代快”“微创新”量大的需求,需要专利审查更加注重技术迭代的时效,关注以用户体验为核心的微创新。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生态急需细化制度规范的范围和对象,改进制度实施的措施,强化制度实施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瓶颈亟待破解。当今,创新要素高度密集、创新竞争日益激烈,企业创新成本和风险极高。企业创新可谓是九死一生。然而现实却让大量投入创新的企业陷入尴尬境地。维权“时间长、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企业维权陷入“赢了官司、输了市场”的困境。这已成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生态构建必须破解的难题。

重点领域骨干企业知识产权精准有效服务亟待破局。在政府扶持、行业推动、联盟运营、专业机构参与下,我国的知识产权服务快速发展。但重点领域骨干企业的知识产权精准有效服务一直严重滞后。一方面,服务资源布局不均,服务资源碎片化、服务内容同质化、服务渠道单一化,企业急需的个性化、专业化服务难以有效及时满足;另一方面已有的服务资源和服务内容不能实现不同区域共享、远程实时指导,众多服务机构还停留在传统的服务方式,提供的还是传统的粗放的服务。服务内容、服务路径和服务时效难以满足企业高质量知识产权服务的需求。

构建知识产权保护生态乃当务之急

构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生态,是制造强国建设的“标配”,更是营造良好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的“刚需”,迫切需要政策措施聚焦发力。

与时俱进,完善细化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确保制度实施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一是加快知识产权制度的创新,适时扩展知识产权保护范围,及时将具有商业价值的数据和数据链、商业方法、商业模式、生物医药技术等企业各类新型创新成果严格保护起来。二是针对企业反映的侵权成本低、举证难以及新型创新成果保护弱问题,加快引入实施惩罚性赔偿制度、法定赔偿上限、举证责任倒置、生物医药保护期补偿等制度。三是重构损害赔偿核算依据。核算侵权赔偿时可参考涉案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确定损害赔偿数额,破解损害赔偿低的难题,切实夯实知识产权严格保护的制度根基。

整合资源,强化治理效能,显著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和违法成本。一是在侵权、违法案件高发、频发的制造业集聚区,聚合资源,布局建设知识产权快速保护中心,加快确权、就地立案、就地解决纠纷、就地执行,显著降低权利人维权的经济和时间成本。二是支持产业联盟、行业协会和相关社会力量建立健全知识产权工作组织,探索开展行业知识产权纠纷调解,开辟知识产权纠纷解决的新路径,建立重点领域知识产权纠纷解决的多元化机制,切实有效化解企业维权难、维权渠道不畅、维权渠道单一问题。三是充分利用先进技术手段提升侵权监测能力,形成精准打击力量。四是充分调动行业组织、产业联盟等社会组织力量和智慧,构筑再侵权的社会防火墙。

面向重点领域骨干企业,精准有效推送知识产权服务。聚合优质专业力量,聚焦重点领域骨干企业知识产权服务诉求,开展一站式知识产权顾问服务。一是引导优质知识产权服务资源,面向骨干企业开展知识产权问题诊断、风险识别、布局运用、风险预警等高端知识产权服务。二是组织专业机构,针对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专精特新”和“小巨人”等企业的知识产权个性化、专门化服务诉求,派驻知识产权顾问,解决企业知识产权服务不精准、不到位和不接地气问题。三是鼓励制造业集聚区组织优质服务机构面向骨干企业开展竞争对手知识产权分析、知识产权管理咨询、重大项目知识产权风险诊断等个性化的知识产权顾问服务。(工信部赛迪知识产权中心张义忠)